蔣初初沈紀年小說熱門推薦 第99章

-道:“外套呢!”她買的那件外套就算不厚,也可以擋風,他為什麼不穿?“在寢室。”“為什麼不穿?你不冷嗎?”蔣初初問得有些急切。許久,沈紀年薄唇輕啟,沙啞聲投入耳蝸:“晚上用,蓋著睡覺。”蔣初初很氣,氣他,氣自己,總歸都氣,心都跟著在急速喘息。一種可能繞在心間。她試圖去忽略,卻越陷越深。“……你冇被子?”回答她的是沈紀年輕飄飄的一個字:“嗯。”蔣初初緊緊抓住手底下的衣角,垂下頭,冇再去質問。她此刻根本不敢細想他到底經曆了什麼,這是真實的沈紀年,完整的他,和她記憶中的人不一樣。他會被打,會被侮辱,會捱餓,會受凍……或許,於他而言,現在所有的選擇,不過隻是為了更好地活著。隱忍她,接受她,也是他的活法。可這又怎樣?隻要他是沈紀年,一切都沒關係。兩人最終都並冇有回教室上課。因為蔣初初不允許。蔣初初以需要去醫院複查為由,向兩位班主任請了假。很簡單拿到了請假條,出了校門。蔣初初直接帶著沈紀年去了附近的服裝店,掏錢的時候,她毫不手軟。隻要沈紀年穿著合適,她統統買來。緊接著,他們又去了在附近的理髮店,給沈紀年剪短了頭髮。沈紀年都冇有拒絕,似木偶人般任她擺弄,時刻跟在她的身邊,最遠的距離也不到兩米。深邃的目光時刻黏在蔣初初的身上,每次回頭,兩雙眼睛都會相觸。沈紀年此刻換上了個純黑色的衝鋒衣,長到鼻梁的頭髮被剪掉,冇了長髮的遮掩,露出了完美的眉形,令人淪陷的丹鳳,以及鼻梁間的青痣似能魅惑人心。他睫毛很長,和以前一樣長。曾經每次與他親近,她都忍不住品嚐一番。隻是盯著這樣的他,蔣初初的心悸就傳遍全身,無法平複。好不容易扯開黏膩在他身上的目光,蔣初初低下頭,不敢再去看。現在,還不是時候……兩人在理髮店旁邊的飯店吃了一頓飽飯,天還冇黑,就回了家。蔣初初坐在家中木質沙發上,脫了鞋,受傷的左腿伸直在沙發上,包紮著白布,另一隻腳露出了白嫩如玉的腳指頭,調皮地擺動著,望著安靜坐在一旁的沈紀年,詢問道:“作為我的家人,你知道要乾什麼嗎?”《殘疾老公死後,嬌妻重生了》結束,繼續請看下麵!!-

蔣初初沈紀年小說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